网店转让:九州通与JD.COM商城暂时“分道扬镳”,医药电商路还很长

网店转让:九州通和JD.COM商城“分道扬镳”了一会儿,医药电的商路还很长。——好朋友网609b92d31c3a6.jpg

发布于2013年2月26日3360 15336012进入文艺复兴论坛来源:Dongfang.com

东方。com月26日消息:据《新闻晚报》报道,近日,习惯在网上买药的用户惊讶地发现,JD.COM商城上的药品集体不见了。

自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打开网上售药的大门后,国内几大电商的杏林路就一直磕磕绊绊。在天猫医药馆因政策原因下线的“前科”下,JD.COM与九州通合资的一家网上药店的好药师也因违规、股权结构等问题被传或换了。

“目前药品的销售和配送还是正常的。JD.COM入口消失是技术升级的问题,原因很复杂。”九州记者回应称,对于外界质疑的股权分歧“崩盘”,不做回应,未来可能会进行公告。受访者坦言,在处方药网上零售解禁之前,B2C这个所谓的“电子商务最后的蓝海”仍会受到低毛利的困扰。

“每次家里有些小病,我都习惯在网上买双黄连口服液之类的非处方药来解决问题,配送方便。”钱小姐说,前天她像往常一样登录JD.COM商城时,发现所有药品都找不到了。

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JD.COM没有资格直接销售药品。钱小姐和其他用户想知道的其实是商城门口的“好药师”不见了。2011年7月,JD.COM对九州通子公司北京好药师大药房进行增资,并购买其49%的股权,使后者变成了一家合资公司,从而解决了牌照问题。网店转让

作为双方联姻的结晶,好药师的链接这次被JD.COM商城撤下,引发了业内对爸爸不疼的离奇情况的诸多猜测。

记者了解到,网店转让其实早在去年11月,JD.COM好药师首页的链接就已经消失过一次,原因不明。对于外界的不解,JD.COM商城昨日通过邮件回应称,由于网页升级,双方合作仍属正常。

但用户很快发现好药师独立网站仍在正常运营,导致上述说法被业界混淆。“如果后台升级了,域名还能正常访问,药品还能照常购买?如果用户体验完全不受影响,JD.COM为什么要退出连锁?”一位IT人士质疑,这在逻辑上很难理解。

“这个确实是因为后台系统升级,涉及到很多技术原因,比较复杂。具体恢复还没有确切的时间表。”九州通媒体经理蔡坤告诉记者。

然而,这一解释与好药师的营销总监邵青不同。后者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将好药师撤下《JD.COM》头版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

业内人士认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介入可能不是空穴来风。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从事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医药企业必须通过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审查验收,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天猫、JD.COM等电商需要持有《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但只能作为药品信息发布平台,不能直接销售。

“但现状是,每个人都在摸边缘。”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务人士表示,目前不止一家网站在自己的网站上直接将药品作为商品进行展示和销售,但用户点击购买后,后续的付款和确认链接会跳转到药店网站。“从理论上讲,这没有违反,但以前有报道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此不满,或者它有这种不满

在越来越多的线下连锁药企选择携手电商的大潮下,天猫医药馆、JD.COM好药师、开心人、药房网、金象网、百洋健康网等众多网上药店品牌已经被用户熟知,很多医药电商通过网店转让的销售额也突破了5000万元大关。在JD.COM商城和九州通刚刚牵手的蜜月期,双方都充满信心,对B2C市场的未来抱有很高的期望。

好药师CEO崔伟在当时的媒体沟通会上向记者预测,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网上药店的销售规模占整个医药流通盆地的近30%,而目前中国医药电商占整个医药零售的比重不到1%,因此是最好的跑马圈地时机。

不过,有业内人士透露,两个月前,JD.COM商城和九州通公开表达了对对方的不满。JD.COM起初在合资公司的篮子里放了太多的鸡蛋,但效果并不好。目前,JD.COM商城和九州通在好药师中的股份分别为49%和51%,但JD.COM希望将股份提高至51%,以便占据领先地位。

据崔伟此前报道,目前好药师营业额已接近1亿元,月均增长20%,即将达到一个拥有150家左右门店的中型连锁药店的经营规模。

“其实现在做医药电商很难盈利,因为只能卖非处方药,非处方药只占整个中国药品市场的20%左右。”电商观察人士陆告诉记者,对于合资公司,商城除了流量外,还给了很多资源,比如包括保健品、医疗器械、化妆品等一些品类也承包给对方经营。考虑到实际转化率,目前的结果并不理想。

低毛利的同时,JD.COM商城的过度投资也让账面不那么好看。按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网上药店必须有GSP认证的药品配送体系,这直接挡住了大量的第三方物流。根据JD.COM商城的规划,好药师将在北上广等5个城市建设5个符合GSP标准的仓库。在JD.COM建立一个独立于原有分销系统的完全封闭的药品分销链也是一项巨大的投资。

“股权问题以公司正式公告和消息为准,目前没有可以透露的信息。”对于这一敏感问题,JD.COM商城和九州通均给予了委婉的回应。

医药曾被视为电商最后的蓝海,但远航而来的先行者们很快发现,在掘金的过程中,他们不得不在锁链中起舞。

首先是政策的限制。受限于医药的特殊性和国家政策的差距,中国医药电商直到2005年才开始第一次尝试,牌照开始陆续发放。2012年,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明确提出“电子商务与医药流通的结合不可偏废”,让很多从业者看到了曙光。

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在去年年底的医药电商年会上,中国网上药店理事会的徐军坦言,网上药店不能刷医保卡,销售处方药,导致大量潜在客户流失,这无疑是电商之恨。

“占药品市场70%以上的处方药市场,严禁网上销售。OTC(非处方药)约有一半在医院销售,因此很难转向互联网。剩下的一半一半以上是老年药。剩下一半的年轻人OTC药品市场,都是单价极低的标准品,越卖越亏。”陆认为,这可以概括B2C医药的现状。

“中国的医药市场非常特殊。药品监督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管理,医院药品由卫生部管理,零售药店由商务部管理。这两年商务部领导一直在推网上药明康德

80后青年消费群体的崛起,也让很多电商在进入市场前,对市场接受度进行了乐观的预估。原开心人网上药店总经理石曾公开表示,近一两年来,网上买药者的关注点逐渐从经营资质转移到物流、价格等用户体验问题上,说明消费者对网上药店的信任度在逐渐提高。

“但在一二线城市,买药的主要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与网购者的重合率很低,这是短期内难以改变的问题。”互联网分析师苏哲告诉记者,这也是很多医药B2C企业将目光转向保健食品、计生用品等“副业”活动的主要原因。

有行业观察人士指出,在物流和运营成本较高的情况下,由于医药产品单价较低,预计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家逐渐退出医药阵地,成为普通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的电商。经过两到三年的洗牌,行业内大型综合性B2C网站只有两三家。

“药店不卖药吗?现在大部分药店已经覆盖了药品、保健品、计生、器械、药妆五大类。围绕大健康的理念,多品类运营不是更符合互联网的发展要求吗?”邵青表示,去年B2C医药行业16亿元的总销售额中,只有四分之一是药品;而严格的监督反而是另一种资源。疑惑中,他坚信“医药电商是电商之王。”

分享